樊如林

编辑:条幅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8 18:55:34
编辑 锁定
樊如林,(1925~2010.08 )山西临县人,吕梁民间著名笑星中国曲艺家协会山西分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山西分会会员,1993年入选中国民间名人录,樊如林一生,致力于民间说唱快板的创作表演,为临县文化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1980年临县人民政府授予临县著名伞头。
中文名
樊如林
出生日期
1925
逝世日期
2010.08
职    业
笑星

樊如林人物简介

编辑
主要作品《自编自演一辈子》,其中收录了《赶会》、《夸富》、《兰兰谈谈》、《夸 土 产》、《县委书记来看我》、《抗旱》等一大批反映时代变迁和乡土文化的作品。

樊如林作品选集

编辑
《戒烟》
打竹板,响连天,
听我宣传说改烟。
说改烟,道改烟,
提起改烟说几天。
我的名叫赖日先
从小小就爱吸烟。
看见吸烟实在羡,
涎水流在脚梁面。
回在家里偷的钱,
买的纸烟瞎煨炼。
煨烂毡,煨烂垫,
衣裳煨烂七八件。
我妈骂我太讨厌,
我爸打了我十来遍。
上了学,把书念,
老师劝我把烟戒,
明里不敢不听劝,
暗里偷的瞎糟践。
参加工作挣上钱,
嘴里经常冒烟烟。
不说贵,不说贱,
好烟赖烟全吸遍。
云烟贵烟阿诗玛,
凤凰牡丹大中华;
红星红灯红塔山
金丝猴,金金龙,
金钟芒果处处红;
金龙双龙哈德门,
喜鹊喜梅喜临门;
北京上海天安门
太原大光大前门
前进晋太玉龙春;
迎泽恒大娃娃牌,
超群超芳山炮台;
云岗安阳飞马牌,
红力沙白大婴孩;
黄公主烟带把把;
勤俭支农双鱼鱼,
八分一盒白皮皮;
晨鹤纸烟最便宜,
穷的没钱了也可以。
自从学会抽纸烟,
票子花了好几千,
生活困难用不起电,
身上疾病常出现:
肺气肿,气管炎,
咳嗽吐痰住医院;
吃上药,打上针,
病情一点不减轻。
经过医生来会诊,
说我吸烟是病根。
烟里含有尼古丁,
身上中毒把病生。
劝我立刻把烟禁,
不然就要得癌症。
医生说的很严重,
引起我的警惕性。
为了保住自己的命,
下定决心把烟禁。
自己不买再不吸,
人家给时绝不接;
心里如同长上铁,
十年没啦把烟吸。
自从彻底戒了烟,
票子攒下够几千。
身体健康干劲添,
工作步步跑在先。
吸烟害人真不浅,
奉劝大家快戒烟。
(作于1987年)
《兰兰谈谈》
我们村的杨谈谈,
爱人名叫梁兰兰。
因为不叫上环环,
差点进了鬼门关。
有一天,
照大门的刘蛮蛮,
叫了一声杨谈谈:
“谈谈!”
“哎!”
“电话上把你后嘞,
叫你往回走嘞,
说你老婆往下死嘞。”
谈谈一听事不妙,
吓的寻不见颠和倒,
心又惊,肉又跳,
抓起电话大声叫:
“喂!你是谁嘞?”
“我是凡凡。你是谁嘞?”
“我是谈谈。怎么嘞?”
“你老婆生不下娃娃。”
“买上几朵花花?”
“你老婆难产!”
“对!她就叫兰兰。”
“你老婆闯下祸哩!”
“就给她打下墓哩!”
“你老婆生娃娃先生下腿哩!”
“哎呀!可么灰哩。”
谈谈听了吃一惊,
骑上车子就起身。
上坡蹬,下坡蹬,
不顾圪棱不顾坑。
心垂跳的咚咚咚,
耳朵里响的嗡嗡嗡,
车子跑的嘟隆隆,
汗水流的则淋淋。
不多一阵进了城,
来在医院到处寻。
这里寻,那里寻,
看见医生马飞龙。
“同志,这里有没有个生娃娃的媳妇?”
“有,做手术嘞,正在往开割肚。”
“能不能进去看看?”
“不行!你先在外面站站。”
谈谈不能把门进,
听见人家闲谈论:
“这女人,实在呆,
不该再生第二胎。
如今难产把刀开,
不搞节育遭下灾。”
有的说:
“这女人,真糟糕,
生育不该超指标。
如今难产开了刀,
硬从肚里往出掏。”
有的说:
“这女人,真倒运,
提起养孩不要命。
计划生育有规定,
她为什么不避孕?”
有的说:
“我知道,我知道,
都是谈谈瞎胡闹。
兰兰要用避孕套,
谈谈吹起放了炮;
兰兰要用子宫帽
谈谈抓起火里撂;
兰兰要用避孕膏,
谈谈就往火里烧;
兰兰要打避孕针
谈谈和她把气生;
兰兰医院要上环,
谈谈把她往住拦;
兰兰要把手术动,
谈谈就要爬水瓮。”
有的说:
“谈谈这人实在赖,
硬把人家兰兰害。
计划生育他反对,
应该叫他把铐子带。”
谈谈听见发了愁,
头上却水尽管流。
人家说的有理由,
不如早些跳了楼。
思前想后多一阵,
可么钻进黑风洞。
老婆生产胎不顺,
抬在医院把手术动。
花上钱,败上兴,
害的兰兰受疼痛。
如果兰兰要了命,
我也少不了打光棍。
正在心惊肉又跳,
忽听里边有人叫:
“谁是兰兰家汉的?
可么回来看咯。”
谈谈进了病房中,
兰兰兰兰喊几声:
“兰兰!你不要紧吧?”
“不要紧,这是受了些罪哩。”
“是我把你害哩。”
“不用气,想通了就对哩。”
兰兰听了心里乐,
忙把谈谈的手往住握:
“计划生育是国策
这一回我要搞结扎。”
谈谈说:
“要搞结扎我来搞,
我的身体比你好。”
就脱裤,就脱袄,
就往手术室里跑。
兰兰说:
“把你倒运冒失鬼,
过来听我告诉你。
我还暂时爬不起,
里里外外全靠你,
生育我来伤了脾,
还是把我做彻底。”
谈谈说:
“不同意,不同意,
你的身体吃不地。
叫声医生别客气,
来!干脆把我结扎地!”
(1983年和康云祥合作)
樊如林祭文
《悼父亲樊如林 》
(方言版)
爹爹归了阴,
孩儿放悲声,
你只爱竹板和胡琴,
不把孩们亲。
记得侯时家,
孩儿想爸爸,
你回来解不下做营生,
一心搞创作。
吃的没拉盐,
僚僚里不装钱,
你吃饭不管咸和甜,
就解下弹三弦。
没拉烧的炭,
做不熟早起饭,
柴米油盐你全不管,
只顾磕竹板
你要练说书,
不管忙不忙,
油瓶跌倒你不往起扶,
你说你要拉二胡。
腊月二十九,
炸糕还没拉油,
背圪廊廊里寻见你,
正背你的顺口溜
上了八十五,
你经常装糊涂,
“行门户”、“当引客",
你怎么全记的?
到了六月里,
你甚也不明精,
怎么秧歌顺口溜,
你能编又能唱?
临到快咽气,
还往下出难题,
叫事宴了摊的大大地,
即怕人家忘了你。
你老家归西去,
苍天也落泪,
社会各界都抬举,
前来送行你。
看了这情景,
孩儿才想通,
你老家本是为艺术而生,
叫咱百姓能开心。
天堂路迢迢,
你老家请走好,
如果竹板磕烂了,
儿给你往下捎。
农历七月初十 于先父灵前
词条标签:
艺术家 人物 中国